????韩碧萝眨了眨眼,有点困惑地看着在厨房里打转的小女人。

????看她唇角的那抹笑,真的有一点……春情荡漾?

????“啊,碧萝,你什么时候站在那里了?”被发觉的人首先吓了一跳,然后像作贼一样地往四周扫视,最后才靠近她,以最小、最小的声音问她。

????“我觉得有点口渴,所以想来喝杯水……大嫂……你在煮什么?”她嗅到一阵怪味。

????雷祈儿惊呼一声,后知后觉地忆起锅里的东西,马上冲往炉边熄火,“唉,失败了。”

????跟着她走上前的韩碧萝一瞧见锅中黑压压的一“坨”东西,好半晌后才勉强开得了口,问着那个苦着一张小脸的“始作俑者”。“大嫂,这……是什么?”

????她看了好半天,都无法办认出锅中物的原形是什么。

????“是巧克力啦!”沮丧不已的雷祈儿,扁着嘴回答。

????“巧克力?”想吃,去买不就行了吗?为什么要这样苦了家里的佣人,事后替她收拾宛如二次大战后的厨房?

????“因为啊……下星期就是情人节,人家想替阿泉做点事嘛……”别扭地绞弄手指,雷祈儿一脸羞红地说,身子还不好意思地拧过来、扭过去。

????情人节?若不是她提起,韩碧萝压根儿就忘了原来情人节就在下星期!可是……“大嫂,你想做很多巧克力吗?用了这么多的材料。”那整整的一锅,够喂一整个幼稚园的小娃娃了!

????闻言,雷祈儿脸上的红晕更深了,脸上的表情更加不好意思,“碧萝,悄悄告诉你喔,你不要告诉别人喔,这样人家会很不好意思的喔……”

????那她到底“喔”来“喔”去“喔”完了没有?韩碧萝听得一头雾水,不解地看着她。

????“就是啊,人家打算用这些巧克力……”叽叽咕咕、叽叽咕咕……

????只见凑耳在雷祈儿唇边,仔细地听着她说话的韩碧萝,原本乎静无波的小脸,瞬间染上一层和她小脸相同的红晕,而且越来越深、越来越红。

????语毕,两个同样脸红红的小女人无声对望。

????原来大嫂这么,呃,有情趣哪?看外表,还真的瞧不出来。

????“那碧萝,你想怎样替龙井庆祝情人节?”眨巴眨巴,将自己的大计跟她分享过后的雷祈儿,兴致勃勃地问;如果她的巧克力大计失败后,还可以参考碧萝的,嘿嘿!

????一顿,韩碧萝从没有想过这个问题,她好像,从没有跟龙井过一个正式的情人节。

????撇开小时候两人像小朋友一样地到处溜达,玩耍地过掉这个节日;重遇上他后,刚好第一个情人节他却躺在医院里,她根本就没有心思去想这些,他与她,真的从没有一起正正式式地度过一个情人节!

????瞧见她脸上的震惊,隐约猜到结果的雷祈儿点点头;心虚地扫过凌乱的厨房后,轻叹一声,拉着这个魂魄飞到不知哪儿去的妯娌,各向回房间去。

????回到房间,还没有回过神,韩碧萝就被一双有力的手臂搂了上床,压在身下。

????“去了哪里?”刚睡醒的男嗓沙哑,却格外有着一份难喻的性感。

????想到刚刚大嫂的“大计”,她就忍下住一阵燥热,心儿怦怦乱跳,连眼睛都不敢直视他,“没、没什么,我刚刚口渴,到厨房喝杯水……”虽然到最后,她都没有喝到她想喝的水。

????长指抬起她了的脸,要她直望进他的眸底。

????“刚刚,怎么了?”房中没有开灯,但他犹能瞧见她绯红的双颊,而且她的异样,他也能察觉。

????“没、没什么……”听听,这么心虚的语调,有什么人会相信?

????“那,睡吧。”岂料,龙井居然没有逼着她讲,反而搂紧她的腰际,让她整个人紧紧地贴近他。

????耳朵贴近他的胸口,那沉稳的心跳,每每都可以令她戚到窝心以及充满安全感,不过,她也得想想,可以在情人节那天为他做什么事?

????***

????他的春儿,最近很奇怪。

????按理说,她的父亲没有到处给她惹麻烦,安安份份地待在他的大宅里安享晚年;帮里的兄弟也各司其职,没有给她带来问题;再加上,两人已经冰释前嫌地结婚了,她还住忙碌个什么?

????皱起好看的剑眉,龙井抬眼瞄了下墙上挂钟,早在九点多的时候,他已经没有心情听下属的报告,迳自离开总坛回到家里,等着她回来,但此刻都快要十点了,她还没有回来。

????为什么会这么晚?他不想再打电话杳一问她的行踪,因为他在半个小时之前,已经打了一回过去,若现在再打过去,怕是会连司机也笑他的多心,以及黏妻程度。

????蓦地,门板被打开了来,他想入骨髓、思之甚切的小女人终于回来了。

????甫步入房间,便见到龙井端坐在床上,韩碧萝双颊一红,就这么站在原地。

????他怎么提早回来了?不是说今天晚要有事,要跟几个长老爷爷商讨的吗?突然回来了,害她都不知所措了。

????“过来。”龙井向她举起一只大掌,低声唤道。

????她听话地走向他,小手还没有搭上他的掌,就被他一把扯了过去,牢牢地困在胸前,动弹不得。

????“你到哪儿去了?”俯首埋进她的发间,嗅着属于她的香馥气息,他沙哑地问,悬浮了一整天的心,终于可以着地。

????他的话,提醒了她最近这些天到底在忙碌什么,“没有啊,就是到处逛逛而已。”她可不敢跟他直说,她到处趴趴走的目的,就是想为他找一份情人节礼物。

????可是她走了这么多天,还是找不到,所以现在气馁得很,明天就是情人节了,该怎么办呢?

????“真想将你锁在身边,让你哪里都去不了。”至少,他不会如此地挂心,可以专注工作。

????唔?“阿井,我常常跟在你身边,你不怕被人说你是妻管严?”她轻笑出声,小手却搁在他的背后,将他抱得更紧。

????“别管他们。”难得地,龙井说出这种任性的话来。

????“那,我明天就整天跟着你,好不好?”用这个当情人节礼物,他应该会喜欢吧?

????“真的?”稍稍分开彼此,他抬起她的脸,一向酷帅的俊脸上,有着难得一见的期待与高兴。

????“你喜欢吗?”她点点头,有点不好意思的问。

????他没有回答,只是比刚才更加紧地抱紧她,他怎么可能会不喜欢?这可是他期待许久的事情。

????唔,这应该是代表喜欢了吧?韩碧萝甜甜地一笑,礼物解决了,那么属于情人的夜,该怎样作结尾?难不成,真要学大嫂那样?

????思及此,她的脸又轰地染上一层深红,呃,那个,她得再想想、再想想。

????***

????几个老人家不约而同地揉了揉眼,这像什么话呀?

????将老婆带在身边,不时的在耳边轻语,那满足得仿佛得到全天下的模样,哪里还像堂堂龙门的二少爷?以前那个冷酷无情的龙井去了哪里?他们引以为傲、冷静得几近无情的小子,到了哪个狗洞去了?

????韩碧萝难为情地瞄了眼几个长老,打算不着痕迹地退出议事堂,让他们……不,应该是让龙井可以专心一点地,跟几个长老商议事务。

????阿井骗了她,说什么她跟在身边,他就能更加专心地工作;但一整天下来,这男人不但没有专心工作,反而一逮到空隙,便拉着她耳鬓厮磨,看得一众兄弟目瞪口呆,也看得几个长老怒火中烧。

????这样,都让她觉得自己不应该用这个当作礼物,她该再想用其他的东西来代替的。

????她还走不到两步,便教人扯住了手臂,阻止了她的离开。

????“你想到哪里去?”龙井问,握住她手臂上的大掌,丝毫没有放手的意思。

????“我想出去逛逛。”好过在这儿当人形靶心,被老人家的目光箭矢,射杀得体无完肤。

????“不准。”他霸道地否决,虽然事情已经告一段落,但不代表她不会惹上危机,尤其最近多了不少帮派的干部在这儿进出,“你答应过,会整天待在我的身边。

????听听,多像孩子耍赖时会讲的话?可偏偏,韩碧萝一点也不觉得他幼稚,反倒觉得甜蜜得很。不过……感觉到长老的怒火更炽,她只能无声地在心底叹息;长老啊,别怪她嘛,她也想出去的。

????“阿井,丫头又不会突然人间蒸发,你把她拴得那么紧干嘛?”忍无可忍,长老终于出声。

????“对呀,夫妻之间也得有点个人的空间,否则会提早生厌的。”开始危言耸听。

????龙井不出声,但也不放手,固执的程度,简直让长老们忆起当年的龙老爷,也是同一个调调。

????为什么他们会这么歹命?老的是这样,小的也是同一个模样!他们拚了老命为的是什么?

????“罢了、罢了,今天这小子也怕是什么都听不入耳。”

????“丫头,我警告你,下次不许你再来这里!”

????韩碧萝了解地点点头,她自己也不敢再来了;可龙井却皱起一对眉,似有不满,但碍于对方是长辈,所以敢怒不敢言。

????长老们前脚甫踏出门槛,龙井马上将她搂到胸前,像小孩子护着最宝贝的宝物似的。

????“你撒谎了,阿井,我跟着你,你根本就不会专心。”害她被长老爷爷们迁怒!她也要迁怒他啦!

????瞧见心爱的人儿颊上的红晕,他才不管别人怎看,只是任性地一意孤行,做他喜欢的事,例如,吻住那两片娇艳欲滴的红唇。

????一遇上他的吻,韩碧萝就没辙了;她常不懂,冷酷淡情如他,他的吻怎么会如此地孟浪、如此地狂放?每每都今她理智全失,像个浪娃儿一样的攀在他的颈上,同样热切地回应他,就像现在。

????她暗叹一声,瞄了眼自己早已背叛她这个主人意思的双手。

????“够了……阿井……”她推着他的胸口,想将他推开一点点,可他却更加使劲地纠缠她的舌尖,吻更愈发浓烈。

????这儿,可不是适合欢爱的地点,门没锁,随时有可能会有人闯进来;而怀中的人儿更是害羞,不可能在房间以外的地方与他缠绵。

????无奈地放开她,他打算,将甜点放到今天晚上才好好享用;他带着她,没有惊动任何人地离开龙门总坛,登上停在停车场内的车子。

????“阿井,我们要到哪里?”瞧天色还没有暗,他就明目张胆地带着她离开总坛,这如果被长老爷爷们看到,又会说他为了她从此不早朝了。

????“等一下你就会知道。”他没有正面回答她,只是专心地以娴熟的技巧驱动着车子。

????得不到回应的她,盯着他一会儿,确定他不会开口后,便悻悻然地别过睑。

????龙井当然感受到她的恼怒,不过现在,他要带她到一个地方,去享受属于情人的夜晚。

????虽然他什么都没说,但他很清楚,今天是什么日子。

????她会突然改变初衷,从极不愿意到总坛来,到今天居然愿意主动跟着他,为的怕是这一天吧?如此一来,她这些天以来的怪异行为,似乎有了充分的解释。

????她既为他煞费思量,若他不做一点东西作为回报,似乎对她很不公平,不是吗?

????当似曾相识的道路落入眼底,韩碧萝有些不可思议地回眸,看向那个嘴角挂着一抹浅浅笑意的男人;当他熟练地停下车子,下车,而后绕到她这边替她打开车门,眼前的那幢建筑物让她惊讶得合不拢嘴,也无法出声。

????这、这……

????“还记得这儿吗?”龙井弯身,牵着她的手离开车子,靠在她的耳边低问。

????她怎么可能忘得了这里?这可是她被他囚困超过三个月、他第一回爱她、也是他差一点丧命的地方!

????下一刻,她拉着他,只想带着他离开这个危险的地方。

????“春儿,等一下。”将她紧紧地抱住,知道她在想些什么,“现在事情已经解决了,这四周也有我的人在,所以我保证百分之一百是安全的。”而且若她走了,他准备好的一切又该怎办?

????“真的?”他倒卧在血泊中的那一幕太可怕,深深地刻在她的脑袋里,教她难以忘怀。

????“我保证。”他在她的唇上印上一吻,然后趁她还在发怔时,将她带入那幢别墅。

????昏黄的灯光,让室内瞧起来一片醉人的迷蒙,他搂着她,来到布置极美、极浪漫的餐桌前,绅士地拉开椅子,让她坐下;而后,捧住一束娇艳的鲜花,来到她的面前。

????她先是有点错愕,也有点不敢置信地瞪着他瞧,接着,她轻笑出声,“是小湖教你的,对不对?”否则,他怎么会想到今天是什么日子,又怎么会想到鲜花与烛光晚餐?

????“有那么明显吗?”脸上有些窘迫的他反问;他还一直以为,自己比起严肃认真的大哥会好一点点,现在看来,他们兄弟还真是不分伯仲。

????“谢谢。”她接下花,解了他的窘迫,“所以接下来,我们应该好好地享受这顿晚餐了吧?”

????他回到自己的位置上,开始享受这一顿因为女主角的笑声,而变得不那么浪漫的晚餐;当他们差不多吃完时,一阵轻柔的爵士音乐便响起,女歌手沙哑而温柔的歌声,让原本有些沉默的晚餐,变得有些暧昧。

????龙井一呆,因为他不知道小妹为他准备的,是如此煽情的歌曲!那小妮子……他信错人了。

????“别这样子,小湖很有心思。”不知何时,韩碧萝来到他的身边,“想跳舞吗?”她伸出一只小手,摆出一个邀舞的姿势。

????她的水眸中,有着笑意,也有着更多的款款深情,教他情不自禁地伸手握住她的,两人在餐桌边翮翩起舞。

????她的双手攀在他的颈项上,他的双手紧抱在她的腰际,两人相贴,紧密得无一丝的空隙。

????蓦地,她想起了大嫂今天晚上的大计。

????唔,她没有准备巧克力,该怎么办呢?美目转啊转的,努力地寻觅合适的“代替品”。

????桌上的香槟,让她眼前一亮。

????“阿井,谢谢你费心地为我准备这些。”她稍稍推开他,走至桌边,端起香槟,轻啜了口,在他走近她时,她俏皮一笑,将口中的香甜酒液哺喂给他。

????舌尖长驱直进,勾住她主动送上的小舌;酒液在两人唇中消失,可这吻并没有因此而停下,反而更加地浓烈、更加地缠绵、更加地炙热。

????待彼此的肺部都传来抗议,相贴的唇才稍稍分开。

????“我好像……还没有送你礼物。”她犹气喘嘘嘘,仍说着,带着甜甜酒香的气息喷洒在他的耳边,烫了他的耳。

????他低喘出声,大掌抱得更紧,让她更加贴近他因那记热吻,而昂扬的火热男性,“点了火,要自己灭掉。”

????她娇笑出声,拿起桌上的香槟瓶,瞅了他一眼后,踩着啊娜多姿的步伐,走进房问里;而他,亦步亦趋地跟着她,甫走进房,就教两片热情的唇办封住了口。

????房门在大掌的控制下关上,将属于情人间的绮丽,统统关在门后。

????情人节的晚上,温柔而火辣辣……

????《本书完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