????杭州,紫烟山庄。

????房间里,梅玉霜坐在窗边呆望着远处的风景。

????“小姐,凌少夫人来着你了。”

????片刻,文萱萱出现在房门外,她看了房内的梅玉霜一眼,回头对陪同前来的丫鬟示意先退下。

????梅玉霜看着新婚近两个月的她,一身少妇装扮,更让她雍容贤淑的气质表露无遗,眉宇间洋溢着幸福满足的神采。

????她露出一丝笑容唤道:“萱姊,请坐。”

????文宣萱待丫鬟离去后才上前在她身边坐下,迟疑片刻才开口道:“我有一个不知是好还是坏的消息想告诉你。”语毕顿了顿才继续说:“昨天我相公接到一封信,是我小叔瑛枫捎来的……”

????梅玉霜一愣过后,惊声急问:“他还活着吗?”

????文宣萱点点头。

????“他目前人在无极谷,已成亲半年了,是无极谷谷王的乘龙快婿。他的家书中说因为妻子已有两个多用的身孕,所以必须等孩子出世后才方便回来探视我们。当夫婿凌云霄接到小叔的家书时,亦封信中内容感到无比惊讶。公公得知小叔竟成了无极谷谷主的半子时,那既高兴又慌乱的心情,让他是坐立难安、手足无措;一会跑来问这是不是真的,一会又问写信的人是不是真的是小叔,亦或只是个同名同姓的人,把信寄错地方了。但夫婿和裴总管却是十分笃定,信上的字迹是小叔的亲笔字没错。”

????重压在心中大半年的巨石终于放下了,梅玉霜只觉得心情有无比的轻松,但又有点怅然,只能幽幽叹口气轻语道:“既然他没事,那就太好了。这样的话,我也能放下内疚的心,安心答应玉剑门少门王的亲事了。”

????“玉霜,你不是在勉强自己吧?”文宣萱不觉微露忧色。

????梅玉霜摇摇头。“不是的,我没有勉强自己。池少门王他是个好人,我知道他会给我幸福的。当初,我被瑛枫的外貌所感,也爱慕他武学以外的才华,心里认定他是我这一生的选择,可是我太一厢情愿了,完全忽略了他有一颗自由的心:而他也亲口对我说过,他的心很小,只能容下一个人,而那个人绝不是我……那时,大哥也劝过我,强求是一切痛苦的祸端。我……我的任性和强求终让我尝到了痛苦,这一切都是我自找的,他当初根本无意招惹我,是我对他所抱持的绮念,让我蒙蔽了双眼,看不清一切。”梅玉霜语毕,对她嫣然一笑。“凌大哥会回信给他吧?可否代我向他说声抱歉,并恭喜他?”

????文宣萱点头应允。

????“萱姊,谢谢你特地来告知我这件事。”

????文萱萱有很多话想对她说,却又不知该从何说起,最后只能点点头起身向她告辞。

????梅玉霜送她离去后,伫立门边片刻,转身走至梳妆台边,拉开小抽屉,经手取出一片风干压平的枫叶。

????荡缓缓落向下方的枫叶,不禁眼眶微感湿润,直至枫叶飘落无踪,她才经手关起窗门,亦关上那扇小窗,期待自己能在人生的另一段旅程找到她的情感归宿。

????文萱萱有很多话想对她说,却又不知该从何说起,最后只能点点头起身向她告辞。

????梅玉霜送她离去后,伫立门边片刻,转身走至梳妆台边,拉开小抽屉,经手取她凝视手中的枫叶一会,转身走向窗边,探手伸出窗外松手放开,望着随风飘

????《全书完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