????将近十八年前的幼时记忆对宋沁蕾而言,是过于模糊遥远了,不过尽管她不记得敖飞当年对她许下的承诺,但随着他的叙述,她脑里不可思议的跃入当年他们第一次见面的片段画面。

????她唇畔浅缀着怀念的笑容说:「虽然当年我根本不懂自己怎么会多个专属执事,但我很开心从那天起有你可以陪着我,感觉像多了个哥哥、朋友,还有小老师。现在想起来,这依稀是昨天才经历的事,没想到一晃眼已过这么多年。这些年来,辛苦你了。」

????「我并不觉得辛苦,这也不是我在意的重点。」敖飞声音微沉的说。

????「嗄?那你在意什么重点?」奇怪,她怎么觉得敖飞好像有点不高兴?

????「就算二小姐忘记我曾对你做的承诺,我是你的专属执事,这点是事实,这表示我的主子只有你一个,你不该叫我去服侍其它人。」

????「我没有叫你……咦?你是指刘曼庭想租你当她的执事,然后我问你有没有意愿的这件事吗?」她慢半拍的小脑袋总算想到他指的是何事。

????「背叛主子的行为,我绝对不会做。」

????背叛……「没这么严重吧?」

????「就是这么严重。倘若二小姐认为我这个执事已经可有可无,请你直接挑明,而不是把我租给其它千金,叫我去服侍其它女人。我不喜欢这种感觉,非常不喜欢!-」表态完,他跨步往门口走,心里非常不舒坦。

????他忠心守护的主子居然想把他出租给别人他在她心里到底算什么?

????「敖飞!」见他转身就要走,宋沁蕾急忙追上前拉住他,急切的解释,「你误会了,刘曼庭突然说她想租你当一天执事,我当然觉得怪异也不妥当,但因为你是当事人,我认为还是该询问过你的意见,由你自己决定这样才算尊重你,并非一开始就无所谓的想把你租给别人。」

????与敖飞相处这么多年来,即使孩提时代她再怎么卢他、烦他,也从未见他不高与过,今天似乎是第一次见他对自己绷着脸,这让她的心无来由地有些发慌。

????听完她的解释,他心里的不悦稍微消散,放柔了语气,「这种事二小姐无须问我,基本上刘小姐向你提出想租你的执事已经不尊重你,二小姐压根不必理她。」

????「怎么说她不尊重我?」

????「我在宋家做事这么久,知道我的人绝对不只刘家,刘家千金竟想租我当她的执事,到时将多惹人非议可想而知,别人甚至可能做出不利二小姐或宋家的负面揣测。她要是尊重你,就不该有这个租借我的念头。」

????「对喔,我都忘了惹人非议这个环节,到时说不定会连累爸妈或宋家的名声。」宋沁蕾直到此刻才想到如此重要的一点。「不过刘曼庭只是因为羡慕我有你这么帅的专属执事,才想租你回去过过瘾,并没有不尊重我啦。」

????敖飞望着她的黑眸里嵌着隐隐流泄的没辙和宠溺,就算刘曼庭没有不尊重她,也绝对有想利用她单纯善良的意图,结果她还傻气的帮对方说话。

????这个二小姐啊……好心肠的小呆子一个。

????「你是不是有什么话想跟我说?」他的眼里有她读不出的讯息,她干脆直接用问的。

????「我是有话要说,而且这很重要,二小姐听好了。」

????「嗯。」见他一脸认真,她的圆脸上也跟着盈满专注的神情。

????「从今以后,身为主子的二小姐,要学会对专属执事的独占,无论再有谁想向你租借我这个执事,你都没必要考虑,只有记得我专属于你,这样才能避免不必要的风波。」

????「……要学会对专属执事的独占,只有记得你专属于我,才能避免不必要的风波。」

????她喃喃复述他的叮咛,一心谨记他说将他租给别人当执事会惹人闲话,完全没注意到他那句「我专属于你」似乎过于简化也显得暧昧,更未注意当她低念到「只有记得你专属于我」时,他眼底唇边那淡淡勾扬着的可疑笑意。

????「我知道了,以后若遇到这种事,我会在第一时间婉拒对方,等会儿我就告诉刘曼庭你无意出租,我也无法答应这件事,以免损及宋家纪律,这理由可以吧?」她依赖地征询他的意见。

????敖飞点头。「万一她仍不死心,你就说事忙直接挂电话,让她知难而退。」事实上,由他本人拒绝是最快的方法,偏偏对于将主意打到他头上的女人,他连和对方说话都懒。

????「如果真像你猜的这样,也只好挂她电话了。」不过宋沁蕾偷偷在想,刘曼庭长得不错,身材也好,敖飞若见到人不知会不会改变初衷,愿意当对方一天执事?

????可惜她没敢问他,就怕他以为她在怀疑他的忠诚,认为他会见色忘主人,又像先前那样不高兴。

????「二小姐该下楼吃早餐了,今天的早餐有葱抓牛肉饼、日式荞麦柴鱼凉面,还有南法尼斯色拉,小姐要吃哪种?」

????「这三样都很好吃,我都要。」一听到吃的,她完全忘记早上起来才沮丧自己的身体那么圆,贪心的不想漏掉任何一道好吃美食,粲笑地大喊她都要。

????「二小姐,别用跑的,危险。」敖飞莞尔的提醒迫不及待想跑下楼用餐的主子。

????见她低应一声「喔」而后改用走的下楼,他唇畔的笑弧跟着加深。这个二小姐还是老样子,只要有吃的,就彷佛拥有全世界那样快乐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