英国伦敦泰晤士河畔

????阴雨连绵多日的天气终于放晴,幽静河畔的人潮热络了起来。大伙看风景、晒太阳,目光也同时教河边一对相互依偎的年轻东方男女吸引住视线。

????女子纤柔娇俏,长相清甜;男子削实挺拔,相当迷人。

????然而当大伙瞧清他俊帅的左脸上,赫然有着一道长约七公分的褐色疤痕时,莫不发出惊噫和低叹--这么个英俊男人脸上竟有疤,可惜哪!

????奇怪的是,每个经过的人在叹息后,皆又露出羡慕与会心的笑,只因那依偎的两人身上散发着浓浓的甜蜜气息,幸福得引人羡慕。不论那男子有没有疤,两人都是清幽风景中,另一幅教众人惊艳、难得一见的美好景象。

????而这画中的主角,正是关霁飞与段宁曦。他们于一个月前结婚,现在正在度蜜月。

????「阿霁,你好帅哦!」睇着亲爱老公,段宁曦甜笑着说。

????「小女人,你是觉得你老公脸上的疤帅吧!」关霁飞纵容的搂紧呵呵笑直猛点头的娇妻。

????他被邱仕麟用刀划伤的地方果然留下疤痕,医师说只需做个小手术就可将疤去除,效果如同没受过伤一样,但他不觉有那个必要。

????一来是疤痕并不吓人,二来是当他完全可以把纱布拆开那日,他心爱的小女人劈头便抛来一句,「阿霁,你好帅哦!」

????就是这一句,让他莞尔之余,也下定决心与疤为伍,当她名副其实的刀疤老公。

????接着有点不可思议,不单是他,连洪拓与严颢一伙人,还有他母亲,居然都觉得他比以前帅气性格呢!

????「我们已经在英国待一个月,你是不是该回去管理公司了?」段宁曦轻环着他的腰问。

????「不急,反正有洪拓和严颢在。」他想和她再过幸福甜蜜两人世界。

????「你不怕他们把闲云广场照顾倒?」

????这是洪拓与严颢得知他们的总裁老友要落跑,度没有时间上限的蜜月时,撂下的威胁--说小心他们把公司搞垮。

????「就让它垮吧!反正我赚的钱足够我们逍遥一辈子了。」

????「好,让它垮,我们在英国多待些时候。」

????这好像是有些傻气的对话呵!可关霁飞轻揽着怀里的娇妻,笑得好满足。

????娶了个天真单纯、仍会时常闯个小祸让他急、让他气的傻妻,很多时候,他似乎也变得不那么精明了。

????唔,有点可怕的同化。不过,何妨?

????能觅得属于他的真爱,一生有她相伴,他觉得自己是绝顶聪明的。

????【全书完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