????中年男子气得拧住金血的耳朵,挥掌要砍断乱红藤。

????梦洁赶紧收回乱红藤,被他这一掌切下去,乱红藤哪里经受得住。

????“你怎么这么小气,不就一块令牌吗?”金血耳朵像是被拧没了一样,疼得不行,大叫道。

????“我小气?我告诉你,一块令牌发出去,你们进入学府不努力的话,一个月我至少要损失十年的研究经费。”中年男子喊得比金血更大声。

????“再给一块,我给你五十年的研究经费。”姬生花不知何时出现在风廉身边。

????“小姑奶奶,你说话当真?”中年男子眼神满是狂热。

????“你小姑奶奶我有言而无信的时候吗?”

????中年男子把令牌取出来,刚要丢给风廉,又停住了,说道:“他还是太弱了,年纪还偏大。一年半载的估计也得把我的研究经费消耗完。不划算。”

????“好吧,如果他一年内跟不上,我再给你五十年的研究经费,然后你把他赶出学府,总可以了吧?”

????“嘻嘻,这样还可以,不过你得先给我五十年的研究经费。”接过姬生花丢过来空灵戒,中年男子笑靥如花。把令牌丢给风廉,转身就走,一点都不拖泥带水。

????“对了,把你们的神识注入灵牌中。一个月内赶到学府报到,否则令牌无效。”

????听到声音时,已经不见他的身影。

????“你怎么又回来了,找到那人了吗?”风廉收起令牌,问姬生花。

????姬生花揉着小脑袋想了好久,才说道:“哦,想起来了。我回来就是要跟你说一句话。你污蔑我的这笔账要算在我们的交易里。至少三颗玄级三品的回血丹。快点给我。”

????“没有!”风廉一口回绝。他确实没有,即使有也不给。

????“咳,玄级二品的火属性功法呀,不要就算了。”姬生花故作遗憾地叹气。

????“给你。功法什么时候给我们。”梦洁急了。把一只玉瓶丢给姬生花。

????金血在旁边看着只想吐血。这一对情侣也太极品了吧。姬生花就这么两句话就把他们玩得团团。爱情中的男女真是猪脑。刚要说话,姬生花已经溜走了。

????“我和小廉廉的交易是什么,你自己问他吧。”

????“你回来。我还有话说。”风廉怕梦洁问起,赶紧喊道。姬生花回来才能帮他挡住梦洁的询问。

????“以后有的是时间,我现在急着去收拾黑妞。完成我们的交易。”

????看着姬生花越跑越远,风廉急了,喊道:“小姬姬,你不回来交易取消。”

????“啊,不许这样叫我!”姬生花嗖的一下回到风廉身边,把一巴掌伸到风廉面前,想了想,又收回拇指,再收回食指,最后只剩下小拇指。

????风廉疑惑地问道:“你什么意思?”

????“你刚才喊我什么?气死姑奶奶了。喊一次加一颗,现在是一颗。”姬生花哪有生气呀,简直是乐开了花。

????风廉看着姬生花伸到面前的手,真想扭断它,丢在地上,狠狠踩上几脚,再吐上几包口水。

????“知道你无耻,没想到这么无耻。告诉我,那人什么时候能到。”风廉实在找不到任何办法对付这只小姬姬。

????“这个,这个嘛。我要等黑妞醒过来再说。”

????“那好,我们跟你去,免得你又让墨叶跑了。”

????“好呀,要是她跑了,每跑一次加三颗玄级三品的……随便什么丹药都行。”

????“你克屎!”金血忍不住骂道。

????姬生花笑嘻嘻地看着金血说道:“小金金,你说什么呢?”

????金血一看这恶魔的微笑,立即闪到梦洁身后。

????姬生花一看梦洁微微皱起的眉头,吓得赶紧转身。故作镇静地说道:“小金金,以后大人说话,小屁孩不要乱插嘴,不然姐姐要打你屁屁哦。”

????“小姬姬……”

????“别这么叫我,加三颗……”姬生花回头一看,是梦洁在叫她,赶紧改口道,“姐姐有什么话只管说。”

????梦洁学着她笑嘻嘻地表情说道:“如果我发现你欺负我哥或者金血,呵呵呵……”

????“姐姐放心,我怎么会欺负他们呢。爱都来不……哦,不,有姐姐在,我怎么敢乱爱他们呢。是恨……诶呀,也不是……是……反正我记住姐姐的话了。”姬生花发现自己平生第一次说话不顺畅。

????“嘻嘻嘻,记住就好。”

????“可恶,再怎么美丽的微笑,也是魔鬼的微笑。”

????“嗯,我好像听到……”

????“啊,姐姐,今天天气好好。”

????“刚才那只小鹌鹑说什么一块令牌值几年研究经费是什么意思。”梦洁问道。

????“小鹌鹑?哇,这个名字好呀,比大鹌鹑大气多了。姐姐,我是越来越喜欢你了。”姬生花一阵欢呼雀跃。

????在她的解说之下,风廉才恍然大悟,小鹌鹑确实不是小气。

????沐云学府除了外事院的老师一年有两到三块,其他老师每十年到五十年才会得到一块招生令牌。每招到一名学生学府就奖励那位老师十年的修炼或研究经费。

????但是进入学府的学生每三个月都有一次考核,考核的内容千奇百怪。如果哪个学生不通过考核,招他进来的老师就要被扣除三年的修炼经费,连续两次考核不通过,就扣除九年的修炼经费,三次就八十一年。以此类推。

????当然,如果招来的学生完成考核,老师也会得到奖励。奖励和扣除都是一样的计算方式。只是奖励的基数是两年。

????所以,没有一个老师会经意招生,不然害的可是自己。

????“考核难吗?”风廉问道。

????“你先别问难不难,为了你的令牌,本小姐可是损失惨重,你说吧,要拿出多少丹药。”姬生花向风廉抛了个万花齐放的媚眼。

????梦洁看到她的媚眼,就有些不爽,问道:“那你想要多少?”

????“至少……哦,既然是姐姐发问,那我就不要了,当做无私奉献好了。我的心好痛呀,我的泪在流,我的……”姬生花一副痛不欲生的模样,但是没一人相信她是真的。

????“你说说小鹌鹑到了什么级别?”梦洁没给她展现自我的机会。

????“不就是武祖级别吗?有什么了不起,小姑奶奶我如果刻苦修炼,不出百年一定能超越他。”这话姬生花说得倒是很认真。

????“武祖,到底是什么级别?”金血问道。这是风廉和梦洁都想问的问题。

????“你们这么富有,家里人不会没有告诉你们吧?”姬生花睁大着眼睛看着他们。

????“我们三个从小就是孤儿,孤陋寡闻很正常呀。”金血大咧咧地说道。风廉和梦洁却伤感地低下头。

????姬生花何等聪明,一眼就看出金血也伤感,但假装不在意。梦洁和风廉是真伤感。

????“武祖之下是武皇,武皇之下是武仙,武仙以下的六阶称为凡境,武宗以上的四阶称为仙境。到了仙境,才算是真正打开修者身体的宝藏。”

????“那仙境上面是什么?”

????姬生花笑眯眯地看着风廉问道:“你想知道吗?”

????风廉一看她那表情就知道她又要讹诈人了,赶紧摆手道:“算了,我还是不问了。”

????“那你告诉我你答应给小鹌鹑上百年的研究经费,你那么富有,还有必要讹诈我们吗?”梦洁问道。

????对梦洁的问话,姬生花生不起抵抗的勇气,得意地说道:“那本来就是他的,只是被我挪用了一丁点。”

????“切,你能挪用武祖的东西?你就不能说句实话。”金血忿忿不平地看着姬生花。

????“哎,小金金,你什么意思?一个武祖很了不起吗?我还是他亲亲的姑奶奶呢。难道他还敢说我不成,你以为各个都像你一样不懂尊老爱幼呀。”姬生花叉着小蛮腰说道。

????“信你才怪。”金血不屑地把头歪向一边。

????姬生花真急了,说道:“不信是吧,那我给你说道说道。”

????“我不想听,满嘴胡话。”金血干脆把耳朵捂上。

????“你怎么可以这样,我堂堂姬家大小姐还需要说谎?”

????风廉和梦洁相视一笑,还是金血给力,以后这样的事情还是得金血出马。

????小鹌鹑本名叫姬大安,还真是姬生花的小侄孙。姬生花在家族里的辈分高得离谱。

????姬大安三百多年前到沐云学府求学,后来不知什么原因,痴迷上研究物种起源。任家族下了多少道命令,让其回家族效力,就是不愿意。被家族断了修炼资源。要不然以他的天资,现在何止武祖级别。

????直到两年前姬生花来到沐云学府,帮他在家族中说好话,才让他重新获得家族的认可。得到大量的修炼资源。

????穷困潦倒的姬大安自然对这位小姑奶奶感恩戴德。偏偏这位小姑奶奶有事没事就来找他,也让他烦不胜烦。

????半年前,在姬生花的帮助下,还获得家族对他研究的资助,答应给他一百年的研究经费。

????姬生花拿到经费,刚要转交给姬大安,得到墨叶要外出历练考核的消息,急匆匆跟上来。

????学府有规定,在学府内除了擂台和秘境,其他地方不得打斗,否则废除修为,逐出学府。这条规定可不是说说而已,号称天下第一宗的青宗前任首席弟子因为控制不住自己,打伤了一位同学,就被师尊废了修为,逐出学府。

????青宗不仅没有责怪沐云学府,还给沐云学府和受伤的学员送去大量修炼资源,补偿沐云学府和学员的损失。并张榜天下,对沐云学府进行诚挚的道歉。

????秘境又不是谁想进就能进,在擂台对战也是点到为止,她根本没办法对付墨叶。

????好不容易等到这样的机会,她如何能放过。为了能召集到人手对付墨叶,就拿出经费当报酬。

????各大家族都有严格的家规,一视同仁。如果她三个月内不把所有经费交给姬大安。她和姬大安都要受到家族的处罚,那她和姬大安可就真的没好日子过了。所以她急着通过各种方法把用掉的经费补上。

????“气死人了,刚才去得晚了一点。不然让小鹌鹑杀了婴鸣巨蟒。不仅填上缺口,还能大赚一笔。”说到最后,姬生花无比可惜的说道。

????“如果你能完成交易,我们帮你一起想办法。”风廉和梦洁同时说道。

????“哎呀,我就等着你们这句话了。你们两个到底谁是炼药师?”姬生花脸上的迷雾散去,春光明媚,百花争放。

????梦洁笑嘻嘻地问答:“你想知道吗?”

????“算了。古人云,舌头越长,死得越惨。”

????“对了,你和墨叶之间到底有什么深仇大恨。”风廉问道。

????“你想知道吗?”

????“当……当然还是算了吧。”

????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????“你把墨叶关在这种地方?”风廉不可思议地看着眼前金碧辉煌的酒楼问道。

????姬生花说道:“这你就不懂了,越危险的地方就越安全。”

????“姬生花,把小叶子交出来,不然别怪我们不客气。”穆贝巡等八位修者挡住风廉等人的去路。

????“我被你们追杀了一路,我怎么知道她在哪?”姬生花无辜地说道。又指向眼前的酒楼说道,“说不定她就在里面大吃大喝,要不我们一起进去看看。”

????“姬生花,你别欺人太甚。有几个臭钱了不起吗?你以为我们不敢进去吗?”莫翠丽叫道。

????姬生花依然笑嘻嘻地说道:“你们当然敢了,但是你们没钱呀。你们想进去看我们大吃大喝我没什么意见。小姑奶奶我就是有钱,就是任性,怎么了?诶,小丽丽,有意见可以提嘛,不要生闷气,这样对身体不好。”

????说完大摇大摆地走进酒楼。

????“我们怎么办,要不要进去。”鲁克问道。

????“进去?你有钱吗?”莫翠丽毫不客气的问道。

????“要不我们几个凑一凑。不然小叶子出什么事,他大哥会撕碎我们的。”

????“凑个屁呀,为了得到考核任务,我可是把所以身家都给了学府。要不是这只小鸡仔老是来捣乱,我们早完成历练任务回去了。”

????“你们紧张什么,姬生花再怎么样也不敢伤了小叶子。”

????“她是不敢伤害小叶子,可我敢以人头担保,她真敢把小叶子送进洞房。”

????一听这个,所有人都一阵颤栗。

????“拼了!鲁克,你去城外释放信号,让外事院的师尊过来帮忙压制住镇里的高手。我们几个冲进去,见到你的信号后立即行动。”

????“你疯了,招来外事院的师尊,我们的考核成绩会减半的。而且那天晚上你也看到了,镇里住着可不止一位高手。外事院的师尊真能压制得住吗?”

????“你愿意考核成绩减半,还是愿意去面对小叶子那个疯子哥哥。你自己选择吧。”

????“这……,好吧,拼了。”

????鲁克刚出酒楼不到一百米,就直接飞出小镇,挂在镇口的大树上不能动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