????“还有。”沈然停了一下,“安妈妈,其实。”

????“其实,我已经知道了。”安以默微微闭上眼睛,霎那间又睁开,一双黑色的眼睛看着沈然,目光如炬却夹杂着无奈与哀伤,“她,并不是我的亲生母亲。”

????沈然听了安以默的话,倒吸了一口凉气,他什么都知道,那她一个人到底在做些什么,她可真傻,傻得无以复加,她的手慢慢松开,却突然间被安以默反手紧紧握住,她用力想抽走却怎么也抽不出去。

????“安以默,你什么都知道,我就像一个小丑,在你控制的范围之内表演。”

????一直盯着她的表情,在看到她缓缓闭上眼睛嘴角扯过一丝冷笑的时候,他知道,她生气了,心不由得一紧,双手不顾的抓住她的手,无论她如何用力想挣脱,他也绝不松手。

????“然然,你冷静点,你听我说!”

????以往安以默的声音总像是一汪毫无波澜的湖水,可这时他的声音却显得急促起来,“我也知道才不久,每次晚上一个人的时候,我的脑海里就不由自主的想起,和自己谈判,想着努力说服自己要如何面对这件事。”

????感觉她的手慢慢停止了挣扎,安以默牵着她的手缓缓往床上走去,两人肩并肩的坐在床上,空气又安静下来,突然,洪亮的放学铃声响起,孩子们放学的嘈杂声显得房间里更加安静。

????“其实,我一直都在找她的下落,我有尝试问你妈妈,但是她不肯说,或许她是想保护我吧!后来我事业成功了些,更有能力去寻找她的下落了。终于,所有的努力没有白费,我真的找到她了,我已经想好了怎么问她为什么当初她要那么狠心的抛下我,为什么不能像你妈妈那样,无论怎样都不抛弃你,抛弃她的孩子。后来,我知道她住在一个叫清化镇的地方,嫁了人,有了孩子,一家人过得宁静而幸福。那时,我真的很愤怒,凭什么在抛弃我之后,她却可以生活的那么幸福,凭什么她可以当作什么都没有发生,当作从来就没有我这个儿子一样。”

????沈然慢慢转过头,轻轻拍一下他的肩膀,她的心里其实很难受,在他那么孤独难过的时候,她却什么也不知道。

????安以默努力平复自己的心情,向沈然扯出一个微笑,然后将头缓缓靠在沈然的肩上,就像一颗飘荡在湖面的浮萍,历尽风波,终于找到了支撑。

????“因为《何事》这部剧,我最近频繁的上电视,上娱乐杂志。有一天,萧晓说有一个自称是我叔叔的人来找我,他指着一张全家福里面一个男人对我说那是我爸爸,我看了站在那个男人旁边的女人,女人里抱着个小孩,可那不是我印象中妈妈的样子。我认定了他是骗子,然后把他赶了出去。可是,我的心却怎么也平静不下来。”

????原来如此,沈然不知道如何安慰他。

????“所以,然然,其实我一直都不敢面对,我觉得从我认识这个世界开始,这个世界就已经把我无情的抛弃了。”